文化园地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党群园地 > 文化园地 > 正文

我家的“定海神针”

来源:江西区域公司奉新项目   作者:赵文花   时间:2019年06月17日   浏览次数:482   字体:

滴、滴,

“喂,妈妈,早上好啊。我爸呢,今天让爸爸接下电话吧?

“喂,怎么了,有什么事吗,没事接什么电话,打电话不要话费啊?

“爸爸,父亲节快乐啊!冲着他还没来得及挂断的空档,我赶紧把祝福给发送出去。

“哦、还有我的节日,”

电话那头的他又重新把电话放在了耳边,清晰的声音里透着点开心,稍微停顿了几秒。

“你在外面开心不,在外面你们平安、健康、快乐就是我跟你妈最开心的事情了,每天发个笑脸过来就好了,”话刚说完就放下了电话。

他就是我的父亲,一字千斤、一贯的作派,平淡而沉稳,丝丝入扣,深入心扉。他给了我“父亲”这词的直观的诠释。任何狂风暴雨下,他就是我家的那根不会弯、不摇晃更不会倒的那根“定海神针”立在那,我们的家就在哪,悄无声息却掷地有声,它是我们家每个人心里那根最强大的精神依支柱。

陌生恐怖的叔叔

记得在很少的时候,我们很少看见我的父亲,印象下他就如同一个偶尔来家串门的“叔叔”。只有每次家里有重活,累活的时候他就会回来,一回来就会没日没夜的干活,好像一台不会累的机器人。清晨我起床时,他已在地里了,晚上我睡觉了,他在外面干活还没回来。他从来不会笑,也不会抱我们但有时会想用他那满脸络腮胡扎我,所以我一看到他都会害怕,每次都躲得远远的;几乎他一回来都会骂哥哥,有时甚至会打他,被教训的哥哥每次都会恨恨的瞪着他,但他一般不会管我和姐姐,用他的话说是,儿子他管,女儿归妈妈管;但有次他却把我和姐姐都弄哭好些日子,那一年不知是什么原因,我和姐头上都长了虱子,他回来一听妈妈在那抱怨,二话不说,操起剪刀就给我和姐姐来了个大光头,现在回想起来都有点恨他了;他有时偶尔还会跟妈妈争吵、打架,我们兄弟姐妹就会抡起小胳膊一起打他,帮妈妈;每年农忙盛夏的中午,他就穿个大裤衩直接躺在地上休息,如雷般的鼾声恐怖、讨厌。

小时候我不喜欢他,甚至会讨厌他回来。后来,妈妈告诉我们父亲是建筑公司一名工人,他在外面大城市里建很高很漂亮的大楼,工地上很忙也很辛苦,没有太多时间回家看望我们;妈妈还说爸爸和他的同事们建的房子很大很漂亮呢,里面都坐着读大学的哥哥姐姐们,妈妈希望我们长大好好努力读书以后也可以坐到爸爸建的那大房子里去学习。听着妈妈的讲述,小小的我心里编织了一个好美的梦,憧憬着长大后一定要坐到那大房子里去读书学习。

温暖细心的爸爸

令人讨厌之余,他偶尔也会带给我们点小惊喜与大温馨。记得少的时候,他有时会突然从他的背包里变出一包包炒好的南瓜籽,一小袋的面粉来,有时甚至会是几个桔子和两三个苹果来。在过去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和偏远的农村来说,那可是太大的惊喜了啊,我记得曾经有次我一个桔子吃了一个星期的哦,谗坏了我那闺蜜好段时间。还有一件事我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我当时特有范,有面呢!有年夏天,爸爸回来后,像变魔术一样从包里掏出来两条连衣裙来,当时看到裙子时我和姐姐眼都直了,要知道那时候农村孩子还基本上都是土裁缝做的衣服呢。爸爸说黄色是给姐姐的,因为她肤色白,那条粉色的就是给我的。我们都飞奔过去抱起爸爸并主动亲了他,看到他露出灿烂的笑脸。当时我们迫不及待的想要试穿,爸爸手把手的教我们怎么穿它,并给我们拉上拉链,看着两个“公主”。他第一次向我们竖起大拇指夸赞我们漂亮呢!当时我们穿着裙子激动得是又奔又跳的闹腾了好些天呢。后来我们姐妹穿上它们走在上学路上不知被多少人羡慕,邻居们都称我们是名副其实的美丽公主;我还好几次当上了儿童节的小主持人呢?后来他还经常会给我们每个人带回来一个本子、一支钢笔啥的小礼物。“爸爸”这个称呼,我们也慢慢的由陌生变得熟悉起来,由以前远远的躲开到慢慢的靠近、到后面的会想念他,盼他回来。

严师良友般的父亲

慢慢的我们长大了,哥哥实现了我们的梦想,真的坐到了爸爸建的那大房子里去读书了。1991年,记得哥哥捧着录取通知书回来时,妈妈都激动得哭了,只有爸爸还是平静如常,继续教训哥哥,给哥上他的那套“政治思想课”,所以很长一段时间,倔强的哥哥都不跟爸爸说话。用哥的话说就是爸从来就没有认同、肯定过他,从来都不喜欢他。平常对我们也很少会笑,也很少夸赞我们,我们也还是会怕他,对他说的每一个字,我们都只有无条件的听从。后来我们真的长大了,也就有了反抗他的能力了,记得哥大学毕业后就没有听从爸爸的安排,毅然远走他乡了;长大后姐姐也不顾爸爸的命令而选择她认为对的人嫁了;而叛逆的我也开始反抗了,您说您的,我干我的。爸爸的“威严”慢慢没有了威信,我们的翅膀硬了飞远了。只有爸那根“顶梁柱”支撑在家里,等待着有天倦了、累了的我们回家去。高考我落榜了,虽在意料这中,但好强的我还是没法面对,我拿起个小包就想跟同学南下,妈妈苦苦劝说我动于衷,一贯强硬的爸爸也第一次放缓了语气。记得他替我挡下了妈妈的大木棒子,那晚的爸爸完全不是以前的样子,他一边给我摇着大扇子一边跟我说了很多很多的话,没有一句是教训,他跟我说了他这些年的无奈,对这个家和我们的亏欠,对哥严厉的本意,以及现实生活里要生存下去的残酷,他跟我说了他学习时的状况,想法。他就跟我的一个好朋友一样句句说到我心坎里去了,让我慢慢放下了我的执念听从了他的话,又重新拿起了书本也就成就了现在的我。虽不说成功,但后面的学习还是让我受益颇多。

慈祥可爱“老小孩”

现在随着我们一个个的为人父、为人母,也就开始慢慢理解了他的良苦用心。哥哥早就认同了爸当年的做法,现在也活脱脱的成为了爸爸以前的翻版。他也变得爱笑了,和蔼可亲了,喜欢抱小孙孙们,会接受晚辈们递过来的冰淇淋开心的吃,偶尔有时会跟哥要根烟抽(因为老是咳嗽不能抽)。上次个生日,我们特意买了个大蛋糕给他庆祝,他开心的带起生日帽,和儿孙们唱起了生日快乐歌、许下了生日愿望。看着他那专注的模样,我泪湿了双眼。他还是我的“父亲”吗?“对,他就是我的爸爸,那根替我们遮风挡雨了几十年的“主心骨””。只是现在角色要对换了,轮到我们替他前行,轮到我们给他快乐与欢笑了。还有一个没变,就是“定海神针”他定在哪,哪就是我们最坚实、稳固的家。远在千里,有他就有依靠,有他我们就永远还是孩子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