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园地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党群园地 > 文化园地 > 正文

【安全月】假如

来源:“人和苑”建设项目   作者:张娅莉   时间:2019年06月11日   浏览次数:190   字体:

人生是没有排练的演出,不存在假如;人生是用岁月谱写的历史,不容许假如。但是,在我们的生活中,却往往因为各种缘故,留下了太多的假如。

阿强,现年28岁,家住县城,有着殷实美满的家庭,平日里有事无事也就喝杯小酒,小日子过得那叫一个滋润。阿强有一个远方亲戚名叫阿明,是一个专门从事基础建筑工程承揽的小老板,人们都叫他“明总”。

去年,明总新接了一个工地,急需组织一班子人马大干一场。但是缺一个带班小组长。由于阿强办事机灵,又是亲戚,于是被明总一个电话请到了工地,走马上任做起了带班小组长。

明总毕竟是个建筑施工行业的“老江湖”,在阿强到岗的第一天,他就对阿强进行约法三章(即岗前安全教育培训):一不准酒后上岗;二不准工人违章操作;三不准随意脱离岗位。阿强听后,笑了笑,拍着胸脯说:“喝酒不上班,上班不喝酒;哪个工人要违章,叫他拍屁股走人;要说我离岗,最多是抽空离岗厕所。放心吧,我的明总老哥!”

日子一天天过去,基坑完工了,墙体一天比一天高了,一晃三个月过去了。白天,阿强忙里忙外,从不闲着;可是到了晚上就不行了。他想家了,想着白发的娘,想着牙牙学语的儿子,想着聪慧美丽的妻子。对了,还不时想起平日里一起喝酒闲侃的朋友们。“也是的,三个月滴酒未沾啊,我的天啊!这是什么日子?”阿强不禁喃喃自语。

过来几天,随着工程进度,明总的运转资金不足了,需要回城筹措筹措,临走和阿强做了交代(工作交接),跳上车匆匆走了。阿强在工地转了几圈,有些口渴了,工地上那温嘟嘟的开水,总是让他难以下咽,于是踱向工地外不远处的一个小卖部,打算买瓶水喝。

小卖部门外,正好有个农村老人在哪里喝着“柜台酒”(在买酒的地方即买即喝)。天,偏偏此时微风吹来,把那浓浓的酒香朝着阿强的鼻子使劲灌过来。阿强浑身一个激灵,深深地做了一个呼吸,顿时感到五脏六腑无比的舒爽精神......

快中午了,阿强回到了工地。突地,吊车师傅大声喊了起来:“小东,上货啊!小东-小东,这个总爱偷懒的家伙......”阿强见了,不就是把吊车的钩子钩到捆好的钢管上吗?于是几步赶过去,几下子钩好后,仰起头喊到:“挂好了,起吊吧!”吊车咕咕地响着,慢慢向楼顶移动。快了,还有5米,还有3米,还有1米。可是就在这时,由于挂时保险扣未恢复,钢管出现了轻微的旋转,在楼顶的墙体上碰了一下。只听“轰”的一声,捆绑钢管的套绳从挂钩处滑出,几十根钢管带着呼啸声瞬时向地面杀下来......

法庭上,阿强的父亲忍住悲痛,做出了原告的最后陈述。他说:“阿明,不要说你没有责任!假如你没有打电话叫我儿子去工地,他就不会出事;假如你不独自把阿强留在工地上,我儿子就不会出事;假如你的工人,那个叫什么小东的不偷懒,我的儿子就不会出事......”

明总的代理律师说话了,他指出:首先阿明向阿强发出用工邀请,那是劳务关系上的一种邀约关系,不存在强迫;其次在阿强上岗前,阿明有过约法三章,那是岗前培训,也是工作要求;出事那天,阿明临走有过工作交代,阿强的死亡与阿明之间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

最后法院从用工关系以及人道主义等方面,妥善地给出了处理判决。当阿强的亲人们领到相关赔偿金的时候,他们都不能接受一个活生生的人变成了一叠叠钞票的这一残酷的现实。阿强的父亲艰难地走到儿子的墓前,将那一张张百元钞票狠狠地抛向天空,嘶声力竭地呼喊着儿子的名字,最后无力地坐到地上喃喃着:“我有责任啊!假如我不让你从小养成滥酒的习惯......”

人生没有假如而平淡,生活有了假如而悲惨。愿每一个勤奋地工作着的人,幸福地生活着的人,都能够牢记血的教训,让我们的生活不要太多的假如,让我们都能一生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