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园地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党群园地 > 文化园地 > 正文

喜雨

来源:上枧安置房项目部   作者:王思琪   时间:2017年10月12日   浏览次数:146   字体:

一滴雨,“滴答”一声落在了窗沿上,接着是两滴、三滴……“啪嗒、啪嗒”在玻璃上划落出了无数的水痕,一场雨就这样开始了,外面的世界开始在雨雾中逐渐模糊,而内心的世界却逐渐敞亮起来。

雨是一种诗意的化身,亦是浸润与滋养灵魂的养分。民国时期的初国卿先生在他的《听雨》中提到自古就不乏文人骚客对雨有种独特的情感,至唐朝对听雨的情怀达至鼎盛时期。“读过一篇《全唐诗》,即使三月无雨,灵魂也会湿漉漉的”这句话印证了至唐朝时期听雨更是成为不为人见的隐蔽、思恋或是辛酸的情怀寄托,初国卿先生的听雨是哀而不伤的。

听雨的人有怎样的心境,就会给雨赋予别样的色彩,季羡林先生在听雨的时刻应似如春风拂过心房,情感则是轻快明亮而兴高采烈的,因为这雨贵如油而可滋养万物生长的,是不期而至的小惊喜。

今日来得甚是突然,刚晴空一片,周边的光线却瞬息暗淡下来,俏皮的雨滴轻扣窗户的声响将我不自觉地引到了窗户边,屋檐上的雨滴随着加速度在窗沿上开出一朵朵洒向四周的小水花,索性推开窗户好好欣赏一番。雨势愈来愈迅猛,原先的“啪嗒啪嗒”瞬间变成“哗啦哗啦”声,屋檐上的滴落的不再是水滴,而是形成了一条条粗细不一的水线,屋顶上空似乎有一个巨型的织布机,密密斜织这清澈的雨线,时而朝东,时而朝西,不一会儿又朝着南边去了。欲伸手去撩拨这密密的雨帘,却怎么也撩不开。一米开外的夹竹桃和四季竹,驮着路边久积的厚重尘土,终于在这场酣畅淋漓的雨中得到了彻底的洗礼,它们随着风,伴着雨尽情地跃动着枝叶,大口吮吸着这甘露,畅快地呼吸着被雨水洗涮过的清新空气,在初秋里显现出了一番新绿的生机。

凝视着这雨,人的思绪总能飘得很远,但情感却因为太错综复杂找不到出路而凝滞。外面的雨声嘈杂,内心却宁静无比。不知过了多久,原先密密斜织的雨帘逐渐稀疏变淡,最后就这样停息下来。乌云还未完全散去,一端却被藏在里面的阳光穿透了裂缝,一端明一端暗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余光中先生在他《听听那冷雨》中提过:雨天的屋瓦,浮漾湿湿的流光,昏而温柔,迎光则微明,背光则幽暗,对于视觉,是一种低沉的安慰。这雨,亦或也是古人听过看过的雨,我所看到的雨也许也正是你所看到的雨,愿这雨是你视觉上的安慰,也是滋养你我灵魂的养分,更是一场你我洗涤心灵的及时雨。

这雨,是喜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