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生活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党群园地 > 艺术生活 > 正文

植物的行走

来源:贵阳名车二手广场项目   作者:何星星   时间:2016年10月09日   浏览次数:875   字体:
 

秋,是最好不过了。炙热,但偏又冷淡,让你拿捏不准它的脾性,着实有趣。像是沉默夜空中的星子,又仿佛水中渐渐沉睡的枯火。

沉默的,消逝的,渐行渐远的,不过是短暂轮回中的一闪。春过,夏尽,又是秋。云破,日出,暑去,寒来,自然不变。只得在日暮西垂时,拾几片朝花,撷几朵霜叶,方不负少年锦时。

早秋凌晨的香山,松果散发着香气,蓬松尾巴的松鼠一跳一跃地迎接着睡眼惺忪的太阳。日光一寸寸轻抚过山峦,掠过每一层石阶,树影斑驳闪烁。登至峰顶,青山缠着玉带袅娜而来。哈,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亦如是。

一直想着,我是生自于泥土的,与植物同根、同果,同享着风的爱抚、雨的灌溉,同受造物主的恩宠、自然的放纵。我行走于地上,她奔腾于地下;她是永久清凉,而我是短暂炙热。

有时,我是一株枯藤,伫立于悬崖,期待着寒风的吹拂;有时,我是一捧荆棘,渴望着划破一切美好的事物;有时,我只想做一颗种子,安安静静的沉睡。

我时常感到疲倦和迷惑。我已走了好久,唇舌枯萎,眼目眦裂。过去的记忆交叉重叠,理不出头绪,当下的时间也总是扭曲在一起,有时突然觉得似曾相识,有时却忽然忘记此时此刻是为了哪般。

做恶与良善,流亡或知返,冷淡且极端。我总是怀疑着,燃烧着,探求着,也总是失落着。这北风太过刺骨了,却也真是令人亢奋。

山上,许愿树下,静立的身影,抬头,满眼的希望与期待。

如此便也最好不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