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道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专题报道 > 正文

泛悦城记

来源:泛悦城项目   作者:文:唐百看   时间:2019年03月18日   浏览次数:342   字体:

岁在戊戌,余因人事故,迁于武汉光谷之泛悦城,历一年,览荆楚之繁华,见同事之敬业,追八局之伟绩,思未来之佳景,不禁感怀,作此篇。 

武汉者,江城也。衢通九省之要,位居八市之中。北望秦岭云横,南赏洞庭秋月,西观巫山雨洗,东极太湖浩渺。镶长江,嵌汉水,鼎立三镇而益增其雄阔。含东湖,峙二山①,俱全四美而愈盛其丰姿。九峰山崖,听涛之景,汉阳晴川如画;古琴②归元③,西辞黄鹤,遗风余烈犹存。学府浩瀚,作育菁莪风流人物,继踵留芳物华之阜,沃土乃藏,中原之大,盛都是居。是以游子跋涉,四民咸集,一以为家,一以奋志也。

光谷者,武汉之高新区也。或曰:“聚世界光,为天下谷”。其间,阡陌交通,车舆通达。楼阁高峙,层台累叠。官贾率趋,宾客相属。名士影从,仕女倾心。信步其间,或作娱游,或为市奇,或开卷品茗,各怡其适。光谷之中,泛悦城之所在也。

泛悦城者,电建国匠④携手共筑之精品也,水电八局亦其一也。水电八局所承建之泛悦城,其间一楼,名曰南塔,高逾五十丈,是为超高层,钢构以为冠,钢砼以为骨,幕墙以为衣,其型大而异也。忆旧岁,暑夏至,天如炉灶,地似明炭,江城之暑,酷热难当,人莫可与争锋,故以机巧变,以晨昏为线,日落而作,日出则息,披星戴月,焚膏继晷,以与天争时也。尝夜有工事,竟逢涷雨阻,砉然而落,独泵管亦堵,然工不可停,故同事皆身着橙衣,众匠皆身覆蓝衣,橙蓝相间,傲寒斗雨,终破难关,每念及此,辄有所感。玄鸟噙泥,营垒不辍,宿火寒缸,好景有期。越明年,塔可凌云,及至最高,目履天地,俯而知峻逸,仰则称高雅。佳筵棋列,以徕远客。遨以嬉兮忽纵体,骖紫彪而乘文螭⑦。登望故乡而审倚闾之望,极目楚天而尽江城之美。

江城之美,得水独丰,世之临江之城多矣,独江城之景绝殊,水亦独异,盖因水出秦川,集巫峽之朝云,纳巴山之夜雨故。江城以水得名,八局亦以水得名。水电八局者,因水而生,驭水而强,十大电站,负有其九,九州攸同,四隩既宅⑧,千古江山,巨匠留痕。历六十七年而余荫尤盛,然其不拘一格者,历久而弥新,方有三特齐归,荣尽加焉。远则煌煌,近则昭昭,八局之盛,始可见也。

远飞者当换其新羽,善筑者先清其旧基变者,天下之公理也,昼夜变而生日,寒暑变而成岁,当世之市,不日新者必日退八局以水电而盛,治江河而兴,起于山林,名于江河,昔日功德、旧制亦多有可取,懈怠于内、得失于外者,犹需裨补阙漏物不因不生,事不革不成。今之八局,自尊于水电,然不自牢于水电,进城融城,兴基建之业,投资融资,惟进取日新。志士弄潮,夙愿不息,沧海横流,万物繁昌。今继先贤之志,尚水而进,顺势勇为,发三年倍增之宏愿,必可立盛世之伟绩。强企之景,已可计日以待矣。

余思泛悦城之繁华,亦以三年为期,始觉八局之兴,一如南塔之高升,日可见也。思及此,不由兴起登临,放眼大江,心潮逐浪,把盏凭栏,骋怀千里。习习薰风⑨,游子为醉,甘霖敷地,已兆丰年。以八局之兴亦可见我中华之复兴也,躬逢盛世,幸甚至哉,言犹未尽,乐而歌之:登昆仑兮食玉英与天地兮比寿与日月兮齐光 

 

 

自注:

 二山:即龟蛇二山,以前是两个妖怪,大禹治水的时候,二妖被制服,参与治水有功,后来化为两座山丘,扼守长江,隔江相望。

 古琴:即古琴台又名俞伯牙台,位于龟山西脚下。据《吕氏春秋》、《列子》等记载,春秋战国时期俞伯牙于该处偶遇钟子期弹奏一曲《高山流水伯牙视子期为知音,并相约一年后重临此地。不料,一年后伯牙依约回来,却得知子期已经病故,伯牙悲痛之余,从此不复鼓琴,史称伯牙绝弦。

 归元:即归元寺。

 电建国匠:指电建集团旗下企业,泛悦城为电建地产、武汉地产、南国置业三大国匠联手开发,众多中国电建施工单位参与施工。

 宿火寒缸宿火:隔夜未熄的火;寒缸:即寒灯;此寓夜以继日。

 遨以嬉兮忽纵体:出自《洛神赋》于是纵体,以遨以嬉。 意为:遨游同嬉戏,轻灵似飞升。

 骖紫彪而乘文螭:紫彪:“紫色的老虎”文螭“五彩的龙”意为:驾驭紫色虎啊,乘坐五彩龙。出自王阳明《瘗旅文》。

 九州攸同,四隩既宅九州由此统一了四方的土地都已经可以居住了。出自《禹贡》,借原文写大禹治水使民可安居的功劳,寓指水电八局治理江河的功德。

 习习薰风:和风、夏日之风。古有诗:南风之熏兮,可以解吾民之愠兮此寓习总书记夏天视察武汉东湖。

 登昆仑兮食玉英与天地兮比寿与日月兮齐光:出自《楚辞·涉江》